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从商业账簿看清至民国时期社会经济发展


2019年03月22日 10:21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3月22日总第473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春燕

  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为鹏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商业账簿整理与清代至民国时期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顺利结项。该课题对我国传统商业账簿的形式、内容、性质及其史料价值进行了介绍、分析与总结,并以商业账本史料为中心,对清至民国时期的社会经济史诸多领域进行了探索与研究。

  “中国经济史研究基础数据严重不足,商业账本史料作为民间流存的第一手史料,同现有其他传世数据史料相比,具有客观、准确、系统、生动的特点,可以弥补现有经济史定量研究史料之不足。”袁为鹏十分重视商业账本在中国经济史研究中的作用。

  人们不禁要问,商业账本史料的可靠性如何,是否存在假账的可能?研究人员对此作了说明。其一,我国传统商人素重诚实和信用,商业账簿作为商人实际经营活动中所使用的记录,与商人自身利害攸关,一般不容作假。其二,我国传统工商业通常规模较小,组织结构相对简单,财产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不是很普遍,不存在比较复杂的委托代理关系。一些比较小型的店铺的账簿是由经营者自记自用的,即使较具规模的商铺,账房一般也是由东家本人或者其特别亲信的人员来严加掌控,因此,不太容易出现假账。其三,我国直到民国时期(1929年)才开始正式推行营业税,历史时期中国商人并不具备故意隐瞒资产或交易额等做假账来逃避税收的动机。其四,商业账簿史料有着比较严密的组织结构形式。在同一账本体系内各账本之间存在着相互关联和勾稽关系,不同账目类别之间也存在逻辑关系。

  “实际上,对于存留的账本中可能存在的错漏之外,我们今天也仍然可以根据账本间及不同账目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行检查、核对,这就进一步保证了账本史料的可靠程度。”袁为鹏进一步补充道。

  我国商业簿记的历史至为悠久,至于中国传统商业簿记的性质,特别是中式簿记与西方复式簿记有何不同,学界众说纷纭。袁为鹏与海外著名会计史专家Richard Marcve、经济史学家马德斌合作,以统泰升号商业账本为中心,对中国传统商业会计的结构与簿记方法进行了比较全面系统的分析。经研究发现,目前所看到的清中期以前的商业账本均属于单式簿记,虽然其记账方法与账本体系在明清时期有所进步,但仍然没有超出传统单式簿记的范畴。目前,学界关于中式复式簿记的提法在理论逻辑与史料证据方面均有待进一步探索。他们还从形式、内容和功能三个方面比较中西会计体系的异同,认为由于社会历史文化条件不同,中西方簿记方法与会计体系形式迥异,但在主要内容和功能方面则存在诸多相同之处并各有侧重,中国传统簿记方法适应而不是阻碍了中国社会工商业发展。理解这一点对于我们深刻认识中国传统商业账本的簿记方法与会计体系至关重要,也能深化国际会计学界对于复式簿记的性质及其功能的认识。

  在研究过程中,课题组十分注重发掘和利用目前全国各地收藏并且可供利用的账本史料,对中国社会经济史乃至于中国近代以来的学术发展史进行了多角度的探索与研究。例如,从火神会账本中的货币与价格史料出发,结合其他直接与间接史料,对近代北京的货币行用状况与价格结构变化进行了探讨;依据新发现的一批清代北直隶东安县小惠庄的杨氏家族经济文书,对晚清“东钱”展开了讨论;以徽商同和号与兆成号的商业文书——盘单为中心,兼及其他目前已整理出版的契约文书,深入考察了清末徽州的银钱比价变化以及货币使用结构,尤其是太平天国运动对于徽州地区基层市场之银钱比价和货币使用结构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人员利用新近发现并获取的董士账本及课题组所整理的《董士账本数据库(1936—1942)》,详细分析了抗战时期日本入侵对沦陷区个人经济生活的影响。研究发现,日本入侵使账本主人失去工作,使原本有规律的收入变得无规律,同时家庭恩格尔系数上升。为应对变化,账本主人只好出租自住房而低价租住他房,减少洗澡、修发等日常消费次数(但单次价格上升),增加了邮寄次数和数量。这说明日本入侵打乱了人民的经济生活,物价上升、物资匮乏,人民生活变得困难。这是利用账本史料对于民众日常经济生活史研究所作的重要尝试,在宏大叙事之外增加了对百姓日常生活的微观考察。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