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细致梳理新中国考古学70年发展
2019-09-06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9月6日总第494期 作者:韩月
分享到:

  本报讯 8月28—29日,“第二届中国考古·郑州论坛”在河南省郑州市举办。会议由中国考古学会主办,郑州中华之源与嵩山文明研究会、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承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郑州嵩山文明研究院、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协办。

  与会专家学者详细梳理了70年来中国考古学会各专业委员会的学术发展历史脉络、主要成就、重要发现与研究成果、目前的重点课题和学科状态、存在的问题和未来发展方向。 

  作为旧石器考古专业委员会发言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详细回顾了旧石器考古的学术发展史,总结了1949—1999年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发现与研究特点、2000年以来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重大发现与研究成果、旧石器时代考古学新近发展态势。  

  新石器考古专业委员会发言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认为,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中国史前考古学以重建中国古史为核心目标,以“考古”求“释古”,挣脱了以古史记载为依托的传统古史观的束缚,展现了更为波澜壮阔的中华文明起源历程。他认为,“古国”是最值得深入探讨、投入实践、反复淬炼的重要概念,对这一概念的研究将会促进我们对中华文明形成道路独特性的体悟。礼制、王权、宗法倾向的社会结构、多元一体的文明发展模式等同样是需要系统论证的极具中国特色的基本概念。有了这样的基本理论建设,我们才能更好地讲出中国的史前故事,丰富世界文明研究的理论宝库。

  “70年来,中国的大遗址考古经历了从传统文献指导下的‘证经补史’式的历史探索向以古代文化遗存为本位的考古学发掘与研究,从分期断代研究和重点遗存,如大型建筑基址、墓葬的发掘与研究向以文化遗产保护为目的、多学科相结合的聚落考古理念的转变历程。理念指导实践,这种转变不仅带来了方法、视角的不同,更带来了诸多历史问题的新认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良高如是说,他还谈到70年来两周考古学存在的不足和问题以及需要发展、完善的方面,如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谱系建设和年代学研究仍然需要补充、细化等。  

  “秦汉考古学的建立在1950年后期,苏秉琦、夏鼐、俞伟超先生对该学科的建立均起到重要推动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白云翔介绍了秦汉考古学科的建立,在秦汉考古学科研究时段的变化中谈到战国考古由秦汉考古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到20世纪80年代彻底与秦汉考古“分手”的过程。70年来,秦汉考古的研究内容日益丰富,理论方法也在不断发展,但是在城市考古、长城考古、军事考古、水利考古、农业考古、手工业考古、专题研究、专史研究等方面仍需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和探索。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董新林主要从城市考古、陵墓考古、手工业考古、中外文化交流考古等4个方面介绍了宋辽金元明清考古的历史发展脉络。他强调这4个方面的主动性发掘在未来会越来越多,综合性研究也将越来越丰富,将是今后历史考古的新常态。另外,宋辽金元明清时期考古学科建设、高水平专业人才培养将是近年工作的重点。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文化素质的提高,考古学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向民众介绍精准的考古知识是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指导委员会的职责所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国祥代表公共考古指导委员会发言表示,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在持续不断地为公共考古的发展作贡献,通过开展多种公共考古活动,希望有效促进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增强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和凝聚力,提升中华文化的软实力,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贡献力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吕鹏谈到多学科合作拓展深化了动物考古学研究,脂肪酸分析、几何形态测量、氢氧同位素分析等方法的应用让潜藏在动物遗存中的各项信息被发掘、被研究,更好地还原了古代动物的生存状态。他希望未来的动物考古能够强化课题意识、加大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加强研究队伍建设、打造动物考古学标本库和数据库、活跃国内外学术交流、提升学科原创性研究并开展公众考古工作。 

  赤峰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孙永刚代表植物考古专业委员会发言,他强调植物考古学是专门研究考古遗址出土植物遗存的特殊学科。由于植物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复原古代人类生活方式必然离不开对考古出土植物遗存的研究,“浮选法”作为一种获取植物遗存的田野方法被应用到了考古发掘中,并解决了在考古发掘过程中获取植物遗存这一难题,突破了发掘技术上的瓶颈,大量的植物遗存不断地被发现。截至目前植物考古学在植物利用方式、农业起源发展与传播、环境与人类关系等重大问题的研究方面获得了重要的科学证据。

  新技术支撑了新学科方向的发展,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教授金正耀介绍了新兴技术考古的发展情况,如同位素考古、新测年技术、考古材料分析新技术、地球物理测量技术以及重要的国际学术交流等。他认为,该学科充分发挥了科技考古“好讲”的学科优势和特点,为中国考古学走向国际作出了重要贡献。  

  茫茫大海中,蕴藏着诸多人类历史演进过程中留下的遗存,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研究人员以“南海一号”的发掘为缩影介绍了水下考古工作的发展与基本现状。  

  考古项目的快速增加促进了环境考古研究的广泛开展,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莫多闻介绍了环境考古是对考古遗址的动植物遗存、地貌、气候、水文、地质岩性等多方面环境特征系统重建基础上的人地关系综合分析。他希望未来加强考古遗址的环境考古综合研究、加强对考古遗址各种环境因子系统重建并尽可能提高古代环境特征及其变化的时间和空间分辨率,更加重视自然环境、人类文化本身对文化演变的综合影响分析,在大量研究案例基础上,逐渐加强环境考古学理论与方法的创新、加强环境考古的国际合作与国际对比研究。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在总结发言时表示,考古学学科体系建设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在复原重建中国历史的总目标任务之下,各个时段、各个专业领域的考古学研究都有自己明确的学术目标,并且涌现出诸多重大专题考古研究。中国历史是人类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考古学已经开始“走出去”,与诸多国家展开考古合作,前所未有的新气象将中国考古学带入更广阔的历史舞台中发展。随着良渚遗址申遗成功,中国考古学的研究成果在国际上会越来越受关注和重视。

  (韩月)

责任编辑: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