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热议
再辨“普世价值”的理论实质
2017年05月19日 15:0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侯惠勤 字号

内容摘要:一、围绕“普世价值”的论争本质上不是有无共同人性、有无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抽象争论,而是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是否具有普世性和永恒性、中国是否要搞“全盘西化”的重大政治原则问题“普世价值”思潮在中国的传播有其特定的指向性,即在于聚焦西方宪改制度。二、“普世价值”试图以抽象人性论推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普世性和永恒性,但实质却是政治信条和政治思潮“普世价值”之所以成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个核心理念,就因为它是其历史观和价值观的浓缩,并因而奠定了其制度的所谓道义基础。其三,“普世价值”在人性问题上的奥秘是把具体制度设计思想抽象化为人性一般,然后又用抽象人性推论其制度的不可逾越,陷入了同义反复的逻辑谬误。

关键词:普世价值;人性;政治;意识形态;国家制度;利益;价值共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统治;价值观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以来,通过一段时间的辨析与批驳,人们大多对“普世价值”的实质和危害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但在一定范围内,由于“普世价值”欺骗性较强,渗透也较深,致使一些人仍存在模糊认识,存在一种非政治立场的温情主义倾向。在这些模糊认识背后,涉及若干重大政治原则和意识形态安全,不容忽视和小觑。必须进一步对“普世价值”进行剖析和清理,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明辨是非界限。

  一、围绕“普世价值”的论争本质上不是有无共同人性、有无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抽象争论,而是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是否具有普世性和永恒性、中国是否要搞“全盘西化”的重大政治原则问题

  “普世价值”思潮在中国的传播有其特定的指向性,即在于聚焦西方宪改制度,即国家根本制度的变革。一些人宣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其矛头直指我国根本国家制度,企图以此扭转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不难看出,一些人宣扬“普世价值”的本质,是宣扬西方国家政治制度精神的核心价值观,这是西方在今天“西化”“分化”我国的思想武器。其理论依托是西式民主制度,其攻击对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普世价值”极力渲染现代化道路只有一条,现代国家的构架只有一种,核心价值观也只有一个,即已定型的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核心价值观。所以,走“普世价值”之路,其实质就是走“全盘西化”之路,就是从制度上照抄照搬西方模式。

  做出的这个判断,甚至有的“普世价值”的鼓吹者也不否认。他们认为,批判“普世价值”的人士所反对的,不是“普世价值”这个概念,甚至也不是自由、民主、平等、人权这些价值理念;他们所反对的,是根据这些价值理念来设计和建设的制度。他们反对按照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理念来改革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这才是问题的本质所在。所以,考察“普世价值”,首先要拨开笼罩在其上的重重迷雾,还原其本来面目。

  “普世价值”一旦还原为政治价值,其“人类共同价值”的假象与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实质马上就暴露出来。如果说仅停留在道德精神层面,抽象地讨论自由、民主等普遍价值还有一定迷惑性的话,那么一旦进入政治实践领域,这种“普世性”就马上化为乌有了。国家是有阶级性的,任何国家制度的设计虽然要调和各方利益,但都有需要加以特别维护的主导利益。西方所谓“普世价值”,无论被打扮得多么冠冕堂皇,它维护的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利益,这是毋庸置疑的。

  历史证明,政治实践领域无“普世价值”,没有一种国家制度是各国都适用的“普世模式”。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之路,与维护资本统治、维护两极分化的资本主义之路,是两条不可调和的道路;坚持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与搞政党轮替、三权分立、投票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制度,是两种不容混淆的制度。经过长期探索,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成功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区别于西方现代化模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展示出更加优越的广阔前景。历史成就不容否定。

  政治实践领域的价值导向都是具体的、可直接观察和检验的。西方国家依托其意识形态机器散播其空洞的超阶级、超时代的人类价值是无法改变现实的。几百年来资本主义国家尽管不断进行调整,但改变不了其基本的利益格局,即资本收益率远高于其经济增长率和下层人民的收入增长的两极分化,形式上的票决而实际上由金钱和利益集团操控选举的虚假民主政治,以及因人和人社会交往关系的物化而造成的人的异化。这些都是无法用“普世价值”来掩盖的事实,也宣告了把资本主义制度普世化的破产。

  二、“普世价值”试图以抽象人性论推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普世性和永恒性,但实质却是政治信条和政治思潮

  “普世价值”之所以成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个核心理念,就因为它是其历史观和价值观的浓缩,并因而奠定了其制度的所谓道义基础。这个理念概括起来就是,资本主义是合乎人的天性的自然产生的社会制度,因而是不可抗拒和不可超越的。“普世价值”本质上是政治信条和政治思潮,抽象人性论是其保护色。

  可是,当西方意识形态试图用人性论论证其制度的普世性时,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种种思想混乱。其一,把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人性当作永恒不变的人性,从而否定人性不断趋向真善美的演进趋势。实际上,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人性,体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性质,体现了人格化资本本性,无疑只能是人类历史发展中的阶段性人性。无疑,人类发展在不断地突破现存的社会形态和社会关系的同时,也会不断地突破现存人性“样态”。因此,要依靠“永恒人性”去证明资本主义的不可超越,只能证明今天的资本主义极其虚弱和在道德资源及精神创新力方面的枯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