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人口所林宝:各地都在争夺什么样的人才


2018年06月06日 10:46    来 源:《人民论坛》2018年5月下期     作者:林宝

  【摘要】各城市之间的人才争夺由来已久,原来的争夺主要集中在塔尖的人才,从本轮人才竞争看,已经表现出从塔尖向塔基扩展的趋势。人才争夺目标群体从塔尖向塔基拓展,是人口结构变化和城市竞争的必然。各城市的发展阶段、经济实力、区位与功能定位等要素,决定了各城市在人才竞争格局中处于不同的位置。

  【关键词】人才竞争 人才标准 城市发展

  仔细分析本轮人才竞争,各城市虽然目标均在抢夺人才,增加本地人才储备,但各城市根据自身的发展实际,所瞄准的目标人才群体、制定的人才标准、提供的待遇标准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差异。如果把各城市人才结构看成是一个金字塔,则本轮人才竞争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层次。

  塔尖:对领军人才的争夺,主要以各类人才称号为人才标准

  领军人才是各领域最杰出的人才,是人才金字塔的塔尖部分。引进领军人才具有见效快、影响大的特点,对各类领军人才的争夺实际上已延续很长时间,在这轮人才争夺战中,各城市所指向的领军人才大体上有两类:

  一类是科技领军人才。如北京市规定,“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的中国籍入选专家,“万人计划”、“高创计划”、中关村“高聚工程”的入选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及以上奖项的主要获奖人,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及以上奖项的主要获奖人等,可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办理引进手续。深圳市规定,两院院士和杰出人才,奖励补贴标准为600万元;国家级领军人才和A类人才,奖励补贴标准为300万元;地方级领军人才和B类人才,奖励补贴标准为200万元;后备级人才和C类人才,奖励补贴标准为160万元。

  另一类是产业领军人才。如长沙提出实施高精尖人才领跑工程。未来五年,围绕优势主导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引进培养10名国际顶尖人才、50名国家级产业领军人才、200名省市级产业领军人才。对上述新引进培育的三类领军人才,分别给予200万元、150万元、100万元奖励补贴,同时分别按200、150、100平方米标准以区域同期市场均价给予全额购房补贴。成都提出,紧扣产业链短板,5年内引进和培育100个顶尖创新创业团队和1000名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对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国际顶尖人才(团队)来蓉创新创业的,给予最高1亿元的综合资助;对两院院士、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专家等来蓉创新创业或作出重大贡献的本土创新型企业家、科技人才,给予最高300万元的资金资助。南京、济南等市也出台了类似的政策,将领军人才划分为不同类别,并出台了相应的待遇标准。

  塔身:对紧缺人才的争夺,主要以产业、职业和技术等级为人才标准

  对紧缺人才的争夺,实际上是要补齐人才金字塔塔身存在的缺陷,使人才结构更为完善。从人才金字塔来看,引进紧缺人才主要是为了修补、巩固塔身,使塔型更为完美、塔身更为稳固。

  紧缺人才与本地的产业结构密切相关,因此,确定紧缺人才的标准一般也是从产业、职业的角度同时辅以技术等级等标准加以确定。如沈阳发布的2018年紧缺急需人才目录显示,先进装备制造和机器人及智能制造产业、汽车产业、航空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生物医药化工产业、金融商贸物流业、现代建筑业、新材料新能源及节能环保产业、现代农业和教育管理法律业等10个产业类别属于紧缺急需人才的产业;并规定按《沈阳市紧缺急需人才需求目录》对培养引进的人才开展择优奖励补贴,根据人才层次和薪酬水平等,将奖励补贴对象分为A、B、C三个类别,分别给予50万元、30万元、15万元资助。长沙市规定,实施紧缺急需人才集聚工程。未来五年,围绕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重点在智能制造、文化创意、现代服务、社会民生等领域,引进培育2000名高层次紧缺急需人才;定期发布长沙市紧缺急需人才需求目录,对入选市级高层次紧缺急需人才的,根据人才类别分别给予50万元、30万元、15万元奖励补贴。北京市则提出,通过多种方式不拘一格地为本市行政区域内各类创新主体引进紧缺急需人才,加大科技创新人才及科技创新服务人才、文化创意人才、体育人才、金融人才、教育人才、科学研究和医疗卫生健康等专业人才、高技能人才等的引进力度,同时对各类人才的资格条件进行了明确限定。

  塔基:对青年人才的争夺,主要以学历为人才标准

  青年人才是人才金字塔的基础,在以往的人才竞争中,领军人才和紧缺人才受到了较多的关注,而青年人才则相对被忽视。本轮人才竞争的一大特点就是,一些城市在长期人才竞争中也认识到青年人才的重要性,加强了对青年人才的争夺。

  对青年人才的争夺,基本上是以高校毕业生为主要目标人群,以学历作为划分人才的标准。早期的青年人才争夺,除了根据学历确定标准外,一般还会附加就业、缴纳社会保险、合法稳定住所等限制性条件。如被认为打响本轮“人才争夺战”第一枪的武汉市,提出了大力实施“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计划”,力图实现5年留住100万大学生的目标。而一些跟进的城市如长沙、南京、西安、郑州、石家庄、南昌等,则出台了大学生“零门槛”落户政策,将青年人才竞争推向高潮。如长沙提出了实施青年人才筑梦工程,未来五年吸引储备100万名青年人才在长沙就业创业;实行高校毕业生“零门槛”落户,推行“先落户后就业”,全日制本科及以上高校毕业生凭户口本、身份证、毕业证即可办理落户手续。除了在落户方面实现“零门槛”,一些城市还对这些人才实施购房补贴。如郑州对符合条件的博士、硕士和“双一流”建设高校的本科毕业生,在郑州首次购房分别给予10万元、5万元、2万元购房补贴。

  人才争夺的目标群体表现出从塔尖向塔基扩展的趋势

  各城市之间的人才争夺由来已久,原来的争夺主要集中在塔尖的人才,从本轮人才竞争看,已经表现出从塔尖向塔基扩展的趋势。打响本轮“人才争夺战”第一枪的武汉,首先将主要关注点投向了大学生群体,随后跟进的城市则一步步降低落户门槛,从有门槛过渡到“零门槛”,从毕业生拓展到在校生,目标人才群体迅速扩大。

  人才争夺目标群体从塔尖向塔基拓展,是人口结构变化和城市竞争的必然。各城市的发展阶段、经济实力、区位与功能定位等要素,决定了各城市在人才竞争格局中处于不同的位置。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由于城市综合实力强,对人才的吸引力大,因此目标还主要是瞄准塔尖的领军人才。而武汉、长沙、南京、西安、郑州等新一线城市或二线城市,一方面要避免自己的人才被一线城市吸走,另一方面由于各城市间的竞争,又需要大量人才和人口的支撑,在稳固自身的同时还要做大做强,因此扩大人才目标群体就显得顺理成章。

  从发展趋势看,“人才争夺战”最后有可能演变为“人口争夺战”。由于城市的多层次性,人才竞争也存在梯级效应,当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放低人才标准和落户门槛时,三、四线城市将不得不跟进,调整其人才政策,但由于竞争力不够,它们只有进一步向塔基拓展人才目标群体。当人才目标群体进一步向塔基拓展时,人才标准势必降低,最终的结果可能演变为一场实质上的“人口争夺战”。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人民日报》,2017年10月18日。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