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农发所杜志雄 陈秋红:湖南省永州市“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经验与启示


2018年12月14日 09:49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12月14日总第461期     作者:杜志雄 陈秋红

  湖南省永州市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地区,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村有774个,贫困人口有69.4万,脱贫任务十分艰巨繁重。2017年5月,永州市委结合当地实际,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出发,选择把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作为扶贫攻坚的突破口、以党建作为新兴职业农民培育的组织载体,从而实现了党建与新兴职业农民培育的有机结合。经实地调研发现,这种“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新模式成效显著,对全国尤其是其他同类地区具有参考和借鉴意义。

  转变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方式

  永州“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实现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从外延式扩张向内涵式发展的转变,其中的主要创新做法如下。

  1.由市委组织部直接牵头组织和管理,从零散化转向整体化。永州市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坚持高位推动,在市委的领导下,市委组织部牵头整合涉农部门、财政、党校、扶贫等职能部门的资源,统一调配培训资源、统一安排参训学员、统一设计培训内容、统一进行培训管理。

  2.突出党建引领,从单纯技术培训转向“党建+”。永州市委从坚持党对农村发展的全面领导和巩固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这一高度,设计、管理、实施和评价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把坚持党的领导、强化党的意识、加强党的建设贯穿于培育全过程。

  3.筛选基层党员干部、优秀青年农民作为培育对象,从“广撒网”转向“有重点”。永州市按照“抓两头、带中间”的思路,锁定重点人群,把培育对象聚焦于有发展潜力、有创业基础、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的青年农民和党性意识较强、经过实践锻炼的农村党员,特别是把贫困农民、农村党组织书记、有一定发展基础的种养大户作为培育重点。

  4.创新培育形式和培育内容,从单一化转向多元化。结合当地农业资源优势和农业基础条件,永州市委紧扣农村发展实际,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对象确定了现代养殖、现代种植和农村电商3个专业、20多个细分小专业,并因地制宜地编印了3本教材,采取“农民点单、财政买单”方式,由农民自主选学参训专业。在专业课模块设置方面,突出市场化和技术化特征,以实用技术为主,对学员分产业、分类型、分层级、分模块实施教育培训。在专业课以外,还设置了种养综合课程以及公共课(包括农村政策解读、基层党建实务、农村治理等)。

  5.强化考评、建档及政策扶持服务,从“一训了之”转向“跟踪服务”。在考评方面,培训中心委托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作为第三方考评机构,对学员自身素质、学习成效进行综合考评。在政策扶持方面,由市委组织部牵头,其他相关部门配合,出台了配套激励与扶持政策。在建档和跟踪服务方面,做好精细化档案管理,推行跟踪问效管理,搭建平台推服务。

  形成叠加效应

  永州“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实施一年多来,形成了农村基层党建和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叠加效应。

  1.形成了致富带富的“火种效应”。2017年,永州脱贫攻坚工作考核排在湖南省一类市州第一名。永州市通过实施“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形成了“培养一名学员,带动一个家庭;培训一名能人,带动一个产业;培养一名党员,带富一方山水”的“火种效应”。

  2.形成了固本强基的“雁阵效应”。在2017年村支两委换届选举中,367名优秀学员进入村、社区两委班子,72名优秀学员成为村支部书记,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发展现代农业的“领头雁”,“雁阵效应”得到初步体现。

  3.形成了永州特色的“破冰效应”。由市委牵头进行顶层设计、以“党建+”方式通过大规模集中免费培训和跟踪服务来培育新型职业农民,这一全新探索具有一定的开创性、破冰性意义。农业农村部将永州市农村党员和青年农民培训中心列为“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示范基地”。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为代表的高校和科研机构专门召开研讨会,对永州的模式展开了深层次探讨和经验总结。

  具有可推广的借鉴意义

  永州经过不懈努力形成的“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对全国尤其是其他同类地区的参考和借鉴意义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1.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方面的启示。(1)要坚持高位推动,强化统筹管理。永州市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开辟了一条由党委主导和统筹、组织部门牵头负责、相关职能部门协调配合的新道路。这种由市委直接统筹谋划、一竿子到底的农村人才培育模式,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障,有利于有限财力的集中和优势资源的整合,发挥整体聚合效应。

  (2)要明确重点培育对象,抓住“关键少数”。提高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效率,首先要解决新型职业农民是谁与来自哪里的问题。永州以“关键少数”为重点对象的培育,有利于发挥示范带动效应,真正使农民学有榜样、干有方向,对于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很强的推动作用。

  (3)要处理好“培训”与“培育”的关系,拓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道路。“培训”固然重要,但“培育”才是根本目的。永州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不仅“培训”有特色,而且“培育”有机制,通过认定管理、政策扶持和跟踪服务,促使传统农民成长为新产业新业态的践行者、脱贫致富的带头人、农业转方式调结构和村庄发展的引路人。

  (4)要发挥新型职业农民的带动作用,增强农民的自主发展能力。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应把当地人作为发展主体,使他们形成和提高创业实践能力与带富能力,成长为具有自我发展能力的主体。永州采取集中培训与跟踪问效相结合的方式,对有潜力、有基础、有干劲的农村党员和青年农民开展大规模专题培训,使之成长为脱贫致富和农村综合治理的“领头雁”。

  2.在基层党建方面的启示。(1)党建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有机结合能实现相互促进。党建引领是永州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取得较好成效的重要因素,而永州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又通过发挥基层党组织和党员的带头作用等多种途径,丰富和拓展了农村基层党建的内容和形式。同时,通过把优秀青年农民培养成党员、优秀党员培养成村(社区)干部、优秀村(社区)干部培养成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既培养了一批善谋发展、善待百姓的乡村党员队伍,又培育了一批有能力、有引领作用的农村党组织带头人,进一步发挥了基层组织在乡村振兴中的堡垒作用,拓宽了基层党员干部和党员队伍建设的渠道。

  (2)党建工作须深入到党组织所在区域(单位)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战场。永州“党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之所以能在较短时间内形成较好的叠加效应,关键在于深入到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战场,发挥了党组织的组织优势、组织功能和组织力量,实现了党建与党组织所依托地方的紧密结合,既推进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又在这一过程中使自身得到加强,不断提高威信、提升影响,从而为新时期加强党对农业农村工作的全面领导找到了更加符合实际的切入点,也为通过强化农村基层党建实现善治和农村社会的长治久安找到了更加精准聚焦的着力点。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远舰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