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治理及启示
2022-05-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5月9日第2401期 作者:乌云高娃
分享到:

  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多年灿烂的文明,在历史长河中各民族共同创造了璀璨的中华文明。元朝实现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一统,形成了统一多民族国家,第一次由北方游牧民族主导的大一统新型交往模式,为中华大家庭的发展写下了独有的篇章,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历史经验和启示。

  有必要进行全面而系统的研究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秦王朝以郡县制管理广袤的疆域,开创了高度中央集权的大型国家治理制度模式。两汉、隋唐王朝仍沿袭秦朝政治制度,建立高度中央集权的统一王朝。唐末五代至辽宋金时期,中国处于多政权并立的分裂状态。蒙古兴起之后,元朝结束分裂状态,统一南北,形成多民族融合、多元一体的统一多民族国家新格局。

  元朝不仅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大一统多民族国家,而且其制度、文化对后世产生了极大影响,深刻影响了明清和近代中国历史的发展走向。其中,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奠定了明清时代的大一统和政治制度的基础。明清两朝在侍卫亲军、卫所制度、驿站交通、饮食服饰、陆海丝绸之路、对外交往等诸多方面,继承了元朝制度和文化遗产。

  元朝为了巩固大一统多民族国家形态,实行了一整套政治制度和文化政策,实现了运行有序的统一多民族国家治理模式。元朝不仅有效统治多民族部众,维系大一统广袤疆土,而且丰富了中国传统政治制度和多元文化的内涵。例如,元朝行省制度对后世产生了深刻影响。

  元朝以行省制度作为管理地方的行政机构。元朝统一后,在全国范围内设置十个行省,目的是在保证中央集权的条件下,保持地方治理的稳定性。元朝行省制度解决了秦汉郡县制的缺陷,理顺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提升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治理能力,对元朝治理近百年统一多民族国家至关重要。元朝灭亡后,行省制度并未随之退出历史舞台,相反在明清时代继续得到发展,在地方行政制度方面,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中国的传统制度。

  元朝在中国历史上有其独特性,与历代中原王朝在制度、文化方面有着传承与融合。元朝的统治既延续了前朝的制度、文化,也有不同于前朝的特色,有着蒙古传统和中原汉法杂糅的二元性。在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治理过程中,各民族杂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有着密切而深入的交流交往交融。元朝在文化方面采取较为开放的政策,在中国传统文化诸多领域有着继承和发展,在某些方面的发展成就甚至超越了唐宋。例如,元杂剧得到蓬勃发展,出现了关汉卿、王实甫等著名的杂剧名家。

  元朝也非常重视社会治理,尤其是忽必烈时期,采取“各随本俗、因俗而治”的政策,在语言、宗教、文化、婚姻、饮食、医疗等诸多社会生活层面,较为开放自由。元朝在东西方科学技术与医疗知识方面相互融合,设立惠民药局,平时赈济平民,遇到疫灾时则救济灾民。元顺帝时期,国力衰退,国家治理能力下降,自然灾害频发,红巾军起义、货币贬值、民族矛盾加剧等诸多因素,导致元朝灭亡。

  元朝大一统的特点及其对后世的影响、从中央到地方的统一多民族国家治理模式及其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给当代中国国家治理、边疆治理、国防建设、医疗卫生、民族问题等诸多方面提供了历史经验和启示。因此,对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治理问题进行全面、系统研究极为重要。

  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的边疆治理

  在中国长期的大一统历史中,元朝是由北方游牧民族在中原建立的第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大一统中央集权王朝,而且把大一统国家治理模式推向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峰。元朝基本上实现了对西藏、西域、云南和岭北等边疆地区的直接管辖,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统一多民族国家政策。这是以往中原王朝难以企及的政治成就,也是元朝历史不同于前代的特殊性。

  阔端初定治藏方略,邀请萨迦班智达举行“凉州会谈”,说服西藏地方接受蒙古统治。继阔端与萨迦班智达“凉州会谈”之后,忽必烈与八思巴建立友好关系,将西藏地区纳入元朝版图。忽必烈统一全国之后,实行帝师制度,八思巴以帝师身份参与社会活动,配合中央发挥稳定地方的作用。阔端与萨迦班智达、忽必烈与八思巴的友好关系,维系了边疆政局的稳定和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关系。忽必烈将云南纳入其统治范围,并派宗王出镇,与段氏政权共同治理云南边疆地区。同时,平定了西北的海都叛乱和东北的乃颜之乱,稳定了西域和东北边疆,为大一统中国边疆治理作出了巨大贡献。

  忽必烈统一南宋,对南北方思想文化的融合与发展影响极大。忽必烈继承发展了中原王朝传统的大一统思想。元朝在中国历史上继往开来,是多民族融合发展的集大成者,实现了疆域的最大化,在大一统政治制度与民族、边疆政策方面都有开创性贡献,进一步奠定了中华民族共同体历史进程的方向与基础。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在边疆治理方面与历代中原王朝对边疆地区的羁縻政策有所不同。元朝将边疆地区纳入直接管辖范围,这是对中国历史的巨大贡献。在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发展过程中,边疆民族在一个稳定的政治体系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互相了解,逐渐融合,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一员。

  元朝在统一多民族国家边疆治理方面,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特点较为明显。以往学界对这一点关注不够。元朝大一统思想及多民族融合,对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统一多民族国家边疆治理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尤其是对于当前树立正确的中华民族共同体历史观、推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现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提供了历史依据与现实基础。同时,对建构元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具有重要的理论基础。

  元朝疆域辽阔、民族众多、多种语言文字并存,官方通用语有汉语、蒙古语、波斯语等。元朝流传下来的多语种文献资料,对研究元代统一多民族国家、边疆地区的发展、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元代的疆域理论、行省制度、大一统政治文化、民族和边疆问题,对探讨中国的疆域形成、国家治理、边疆治理、国际关系、外交思想、民族团结、多民族饮食文化融合发展、边疆民族风俗习惯、东西方科学技术与医疗知识的相互融合等,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启示作用。

  因此,正确认识和全面系统地研究元朝“大一统”背景下的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问题、边疆治理问题,对当代中国民族政策的制定,加强民族团结,增强民族、边疆地区的向心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着重要的理论依据和现实意义。

  充分肯定元朝的历史地位

  如何正确认识元朝在中国历史上的贡献,这是值得思考和有待于深入探讨的问题。元朝对中国历史带来了诸多新的事物,其制度创新和多元文化融合及其对后世的影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我们应该充分肯定元朝的历史地位,继承元朝的历史遗产。

  首先,元朝的陆疆和海疆均超越前朝,奠定了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版图。《元史》记载:“有天下者,汉、隋、唐、宋为盛,然幅员之广、咸不逮元。汉梗于北狄,隋不能服东夷,唐患在西戎,宋患常在西北。若元,则起朔漠,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故其地北越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元史》卷58《地理志》)

  其次,元朝的大一统对弥合中国南北地区的分裂隔阂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多民族共同创造了多元文化的繁荣发展,尤其是忽必烈统一全国,将元朝推向盛世。

  再次,元朝的统一对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起到了诸多积极影响,促进了境内多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推动了经济和文化的全新发展。

  元朝的大一统与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对于当代的国家治理、边疆治理、民族团结有着诸多积极启示。

  第一,元朝统治者面对前所未有的辽阔疆域的统一多民族国家,在国家治理、边疆治理、民族问题、对外交往等诸多方面,均做到了制度创新。元朝实现了中华民族前所未有的陆海疆域大一统,在陆地疆域和多民族大一统方面开创了历史性的新阶段,奠定我国海疆的历史与现实基础,丰富了中国历史上海疆治理的历史经验,推进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海洋文化的凝聚力与认同感。

  第二,元朝是以北方游牧民族为主导的政权,开创了中华民族内部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新模式,可以为当代中国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诸多启示。

  第三,元朝代表中华文明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传播了东方文化,使得中华文明的影响范围大大扩展。

  第四,正确认识元朝历史和大一统的积极价值,可以为批驳“元朝非中国论”“崖山之后无中国”等错误思潮提供理论依据。新时代的史学工作者肩负着为大众普及元朝历史和重大历史事件的责任,正确评价元朝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性和历史贡献,正面宣传元朝历史尤为重要。

  第五,元朝统一多民族国家边疆治理及海洋强国策略、治理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成功经验和历史教训,对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加快建设海洋强国等诸多方面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历史启示。

  (作者系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崔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