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法学所齐钧:我的师父我的诗


2018年07月06日 08:47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7月6日总第444期     作者:法学所齐钧

  我自幼受业于外叔祖——清末科恩贡汪公太冲,先学习背诵李渔的《笠翁对韵》,后又学习背诵蘅塘退士孙洙的《唐诗三百首》,从第一首诗——张九龄的《感遇》,背到三百一十三首——杜秋娘的《金缕衣》。此外,我还背诵了龙俞生《唐宋名家词选》《昭明文选》部分内容以及桐城派古文代表作、姚鼐的《古文辞类纂》部分内容。先师要求按传统方法来学习背诵。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文选烂,秀才半”,学习并背诵唐诗、宋词、《昭明文选》《古文辞类纂》部分内容,背了新的,还要再复习旧的,旧时叫作夹带背。

  几年后,先师认为我有了语感,写诗文时能形成一个腔调,呼之欲出。但这也仅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要上升到理性认识,还要再学习一点“小学”,即《尔雅》《说文解字》,重点是许慎的《说文解字》。《说文解字》收10500多个单字,楷字、篆字对照,全书正字加释文共13万字。按传统方法,要求背诵。如“一”:“一惟出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凡一之属,皆从一。”又如“帝”:“帝,谛也,王天下之号也。”《说文解字》,我仅背诵了少部分,但却认识了近万个汉字。先师比较传统守旧,要求我将所有简化了的汉字,再用繁体写回去,且每每要求把繁体字并生字默写几十遍,使我在文字上打下了较为扎实的基础。后又学习了一些音韵知识,学习了反切,如德红切。学习了平上去入,背诵了《康熙字典》前面的一首歌诀《分四声法》:“平声平道莫低昂,上声高呼猛烈强。去声分明哀远道,入声短促急收藏。”虽然这种叙述不够科学,但它也让我知道了古代四声的大概。

  先师还教我掌握了一些古音今音的变异,如唐代诗人杜牧《山行》中的“远上寒山石径斜”一句,“斜”字读音为“xiá”。

  尔后,先师又教我律诗平仄的格式、程式。五言、七言律诗,各有四式。平起式、仄起式,五言、七言律诗,共计八式。只要记得两句,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即可颠倒变换循环,往复使用。八式,无不出其平起式、仄起式二式。

  先师亦教我古体诗格式、程式。古诗亦有平仄,即在句的尾部三字。非韵脚句为“仄仄仄”或“仄平仄”。韵脚句为“平平平”或“平仄平”。此平仄句式,应占古体诗篇幅一半以上,甚至三分之二的比例。且诗句亦须典雅高古。不可有民歌、顺口溜、打油诗味,不然就不能称其为古诗。如: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岑参(唐)

  北风卷地白草折,

  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

  在先师十载谆谆教诲下,我学习背诵了《笠翁对韵》《唐诗三百首》《唐宋名家词选》《昭明文选》部分内容、《古文辞类纂》部分内容,有了较熟练的古诗文语感,形成写诗文呼之欲出的腔调。在此古诗文感性认识的基础上,再学一点文字学、音韵学等基础知识,即由原来仅对古诗文有较强的语感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对古诗文的理解就融会贯通了,就能较熟练地驾驭文字,进行诗词创作了。此皆赖先师汪公太冲的教诲,我至今仍然怀念他……

  后来,我又跟随吴建璠老先生学习诗词。吴老是世家公子,自幼由举人给讲诗词古文,《四书集注》连正文带小注都能背出,《文选》752篇、《说文解字》13万字,皆烂熟于胸。他尚通西学,从传教士那里学过古拉丁文、英文,曾在湖南大学、西南联大、北京大学、莫斯科大学等大学读书。莱蒙托夫诗集、普希金诗集,亦烂熟于胸,许多俄国人都不如他。继先师后,吴老又教诲了我20多年,我的诗词又有了很大进步。我和吴老经常诗词唱和,酒酣耳热,多抒悲歌慷慨之句。吴老和我是忘年之交,他非常喜欢我,我从他那里不仅得到师长之爱,还有浓浓的父亲般的关爱之情。后来,吴老去世了。我真想抱住他,不让他离开我。安葬吴老时,我专门作了挽联,以示怀念:

  悼吴公

  悲哉建璠!炳炳真君子,气节刚烈,德兼古今,道堪师表,习品格,遽而骑鹤去,实隔篷岭重云隐仙际;

  呜呼子玉!麟麟纯学者,义礼正当,才博中外,文可山藏,询诗章,蓦然识鸿归,空对半江明月问天方。

  吴老在世时,我即给学生开诗词古文课,作为培养学生阅读古文献能力的工具课。吴老也曾应我之邀,给学生讲过课。他去世后,我继续开诗词古文课。所谓教学相长,对我的诗文亦有很大提高。这就是我学习诗词的过程和感悟,也是我的人生乐趣。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