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美学
陈望衡:园林与政治 ——柳宗元的园林美学思想
2017年05月19日 11:26 来源:《鄱阳湖学刊》 作者:陈望衡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Garden and Politics:On Liu Zongyuan's Garden Aesthetics

  作者简介:陈望衡,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 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柳宗元的园林美学思想具有鲜明的政治意识,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观游与为政。地方官首先要将官做好,让百姓安居乐业,然后才去做园林。好的园林可以使人获得好心情,有助于从政。第二,造园与为政。造园与为政有相通的地方,都是立真善美,除假恶丑。第三,工程与政治。园林是工程,地方官员做园林工程需要考虑到政治,即国家的形势和地方的实力,更要考虑到百姓的利益,不能只为了官员享乐。柳宗元推崇的当地官员建的几座园林均考虑到政治,都是德政的体现。第四,得胜(美丽风景)与得人。美好的风景需要有合适的人去欣赏,这与政治上的知人善任有一种相通的关系。

  关键词:园林美学/政治意识/风景/环境美学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古代环境美学史研究”(13&ZD072)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鄱阳湖学刊》第20165期

 

  柳宗元在中国古代文学史、哲学史以及山水美学史中的地位是公认的,他在这几方面的建树都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但是他的园林美学思想还没有得到重视。其实,他在园林美学方面的成就也是突出的,这与其园林美学思想表述的方式有关。柳宗元没有专门的园林论著,他的园林美学思想大量地存在于“记”这种文学作品中。柳宗元的“记”大体上有两类:一类是游记,游的都是自然山水;另一类则是园林记。他的园林记记的都是“亭”“堂”“院”等,这还是园林。柳宗元并不是园林工程师,自己不做园;但他本是官员,又是哲学家、文学家,对于园林自有另一番深刻的见识。柳宗元园林记的突出特点是结合为政来谈,将为官之道与园林之道结合起来,如此,他的园林美学思想别具一格,不仅是中国古代园林美学的重要成就,对于今日的造园学和为政为人,也均有重要意义。

   一、观游与为政

  做园林是为了“观游”,而“观游”自先秦始,且一直遭人诟议,理由之一是“非政”,即影响为政。柳宗元不同意这种看法,他在《零陵三亭记》说:

  邑之有观游,或者以为非政,是大不然。夫气烦则虑乱,视壅则志滞。君子必有游息之物,高明之具,使之清宁平夷,恒若有余,然后理达而事成。①柳宗元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谈园林的重要性的。他主要讲了两点:一是心情。心情是影响思考的,“气烦”则“虑乱”,气清则思成。二是视界。为政是需要有一定的视界的。视界狭仄,认识问题往往看不清实质,找不到症结,束手无策。经常观赏视界开阔的风景,有助于培养宽阔的心胸。因此,君子需要有“游息之物”“高明之具”,以获得一种好心情、一个好视界。

  观游可以调节心情、开拓视界,这不算新观点,但是柳宗元将它与为政联系起来了,这就建构了一个新视点。古往今来,在观游与为政的关系上,人们多是批评它的负面性,即所谓“玩物丧志”,少有或几乎没有文章肯定它对为政有所帮助。应该说,观游的确有玩物丧志的可能性,但那是观游过分了;如果适当又适时,观游的正面效应就突显出来了。

  柳宗元举零陵县为例。零陵县东有山麓,“泉出石中,沮洳污涂,群畜食焉,墙藩以蔽之”。这种肮脏的状况维持了很久,一直没有得到重视,直到来了个新县令薛存义。薛存义认为这是一个应该解决的问题,于是他着手治理这个地方:“乃发墙藩,驱群畜,决疏沮洳,搜剔山麓,万石如林,积坳为池。爰有嘉木美卉,垂水藂峰,珑玲萧条。清风自生,翠烟自留,不植而遂。鱼乐广闲,鸟慕静深。”②风景变美了。在此基础上,薛存义盖了三座亭作为观景的场所,也在合适的地方筑就了馆舍。这样,零陵县城东山麓的湿地被建设成了一座真正的园林,柳宗元所推崇的“高明游息之道具于是邑”。这种做法类似于当今的城市环境整治:先是治污。然后依山就势,建设园林。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