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张学智:当代新儒家点评 ——包打天下与莫若两行
2017年05月19日 14:29 来源:《文史哲》 作者:张学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现代新儒家和关于现代新儒家的研究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向何处去,这大概是新世纪伊始萦绕在许多思想者头脑中的问题。20世纪,是儒学和儒学研究经历了最多变故的时期。从“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到三四十年代新儒家的兴起,从建国后学术路向的剧变到六七十年代之后港台新儒学研究的深入,从批林批孔到中国大陆新儒学研究的复兴、海外新儒学的高涨,在都显示出新儒学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境遇的遭际及它与整个华语思想界的复杂纽结。

  当我们跨过新世纪的门槛,进入以和平、发展为主题的世界氛围的时候,我们有必要重新检讨上个世纪的新儒学研究。我认为,20世纪中国大陆的新儒学研究有一个误区,这就是企望学术包打天下。新儒家个人有这样的自我期许,研究者也这样苛责新儒家。建国后中国大陆由于教育环境、时代风习的影响,造就了这样一批人,他们把“学以致用”、“武装群众”等奉为至上信条。总想用一种理论、一种思想包打天下。在这些人身上,可以看出极为强烈的用世倾向。他们不甘寂寞,对问题往往浅尝辄止即思见于实践,有些人甚至热衷于做王者师,希望以一种理论耸动天下,改变社会,产生“不可估量”的社会效果。他们决不会为学术而学术、为科学而科学;他们也看不起那些默默无闻,为学术真理献身的人,总想在用世方面有所作为。当一种理论不能包打天下,产生能见的社会效应时,他们就判定这种理论是无用的、至少是有缺陷的。这种人惯于用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去看一切学术,凡在实践方面效用稍弱的,都在应当批评、应当摒弃之列;他们也惯于把一切问题,特别是作用于人的灵魂深处的文化问题当作政治问题来看待、来处理。这些人对新儒家不宽容、不服气、甚至不容忍。

  对现代新儒学稍有涉猎的人都知道,主张新儒学的都是一些学者、教授,他们的职责是研究学术,他们也希冀他们的学术能够对现世有些微补益。但这种补益主要是作用于知识分子的心灵,在传统文化与现代思想激荡、交会、融合的时代氛围中对其立身行事方面指点一二。他们从未奢望他们的思想学术能像后来居于意识形态的学术那样武装群众,产生“不可估量”的现实作用。这些学者只是在那里做学问,想问题,然后把他们的所思所想贡献给社会,这种贡献也没有强人从己、定于一尊之意。这一点从熊十力、冯友兰、贺麟及港台的唐君毅、牟宗三身上表现得很清楚。即使在自称不是学者教授,不是书斋中人,而是一个实行者的梁漱溟身上,也只是在一个小范围做实验。这些学者所做的工作大多不越出自己的本分。他们的态度是严肃的,方式是和平的,效果是学者式的。站在学术多元化的立场看,每一个出于发展学术之诚,踏踏实实研究学问,对民族文化的进步与提高,对应付当时所面对的问题有所建树的学者,他们的工作都应当受到尊重。即使他们提出了一些与人们一个时期的现实期望相去甚远的学说,他们的工作的价值也不容否定。以上提到的这些学者就属于此类人。他们以学术为中国的文化建设乃至政治建设贡献涓埃的诚意是不容怀疑的。他们所贡献出的思想,站在多元文化的立场看,也是很可理解、很可尊敬、很可戴佩以行的。但他们的学术主要是作用于知识分子的心灵的,不能有马上引起可见的社会效应、政治效应,所以在一些人眼里,他们的工作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我们不能企望主要是解决心灵问题、价值观问题的新儒学解决一切问题,新儒家提出了自己应对时代问题的见解,这一点已经够了,已足以在中国学术史上不朽,我们不能苛求它们解决学术以外的事。就像牟宗三说的,民主、科学如果能从他的学说中直接开出,要世人何用!民主、科学要靠全社会的人建设出来,这些普世价值决不是哪个个人能“开出”的。新儒学只不过提出了某种解释,这种解释是学理的。即使其中有纰漏,也只能从学理上去分析、去批评,而不能苛求它解决实践中的一切问题。

  中国文化的主干是儒学,儒学主要是一种成就理想人格的学说。尽管各人心目中的思想人格有不同,但应该相信,理想人格是应该去追求的。理想人格虽然是一种境界形态的人类财富,但它能产生巨大的现实效应,这一点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当今之世,我们应该期待一批知识分子造就深厚的学养,用人类积累的一切优秀文化充实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做出创造性诠释,以此作用于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心灵,使全社会祛除萎靡、孱弱、虚浮之气,发大勇猛、大精进,共同创造中国的光辉未来。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各门类的学问越来越专门因而越来越不容他人染指的今天,不但自认为归属于新儒家的学者自己不要紧密地靠向现实政治,新儒学的研究者、一般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人也不要将新儒家学者紧紧连在政治上。政治有执政者在,他们负治理国家之责。政治是一门大学问,需要各方面的专家。文化建设的责任在学者,学问要独立,学者的人格要独立。学者们应该贡献出自己的研究成果供社会选择,社会也不要因为学者提出的某些理论、某些看法没有直接作用于政治、经济就责备他们“迂远而阔于事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